会谈破裂后,他积极准备澎湖的防御设施,并准备攻击任何敢于进攻的清军

自康熙元年以来,台湾的孤立已成为清朝的担忧。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的康熙皇帝在杀死奥白、安抚旧金山、抵抗俄国之后,成为了帝国的坚定领袖。躺在沙发上的郑氏家族的台湾政权迟早会平静下来。

即使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大清帝国想要进军台湾,也决不是一夜之间的事。

至于台湾是否应该统一,清朝高层仍有许多不同的声音。什么时候才是对台动武的正确时机 谁将负责前线的指挥和调度 是否需要远程命令 台湾和平后,人民会怎么样 台湾岛是被遗弃还是被遗弃

一系列有关历史趋势的问题需要逐一考虑

战前局势

郑成功,郑靖家族,也被称为明郑,分离了台湾。出现于明末清初的郑氏海商群体,展现了东南海商商业文化的鲜明特色。那一年,郑的海运集团在分工和合作方面采用了“十大海陆客商”的经营模式。“海务商”是一家“仁、义、礼、智、信”的海事商业组织,位于厦门及周边地区;“土地五商”是指位于浙江省南部的“金、木、水、火、土”土地采购团队。对外贸易的范围遍及东南亚。

繁荣时期,郑成功集团拥有各类军舰2000多艘,士兵10多万人,并拥有大量海上商船作为支持其反清战争的补充,吨位近8万吨。这样的实力自然可以称得上是东亚第一支海军。正是凭借这些力量,郑成功打败了荷兰人,收复了台湾,继续了抗清事业。

但康熙十九年,分裂台湾的郑靖在与清朝的战争中败北,放弃厦门和金门,撤退到台湾。福建省省长姚启胜打算利用形势攻击台湾,但遭到福建海军总司令万正色的反对。此外,一些大臣支持万正色的观点,康熙皇帝也决定推迟进攻,因为他担心西南部的吴世臣尚未定居。

当时,福建省省长姚启生和海军司令官施琅是清代的主要交战派别。然而,由于意见分歧,另一位主要成员万正色并不主张攻击台湾的郑氏家族。为了准备对台湾的进攻,康熙皇帝重组了人员结构,并同意由施琅担任海军司令,万正和担任陆军司令。

内部纠纷

姚和石激烈争辩,并向法庭反映了他们的意见。康熙皇帝在位21年7月13日,施琅说:如果荷兰皇帝相信大臣的忠诚,独自行乞行窃,就命令总督的两位大臣催讨食物和报酬,命令大臣清洗官兵,并经常在海上进行演习。没有时间限制。如果利益可行,部长们将立即取得进展。如果他们感到惊讶和毫无准备,拿起鼓并不困难。如果事情不成功,治理官员就是犯罪。

同年10月6日,康熙皇帝征询了各大臣的意见。司法部的权力部长和司法部长明珠认为,如果一个人领导军队镇压敌人,他就能实现他的野心。如果两个人一起去,他就很难行动。根据政治事务国王的要求,在没有姚启胜的情况下,将施朗派往军队似乎是可行的。康熙于是决定由施琅担任统帅。

10月20日,姚石收到了军事部的秘密命令:省长姚启生将停止镇压行动。如果史郎总督没有机会,他仍然会训练他的士兵。如果他有机会进入,他将派遣船只和士兵统一伊拉克,并向台湾进军。至此,施琅终于赢得了统一指挥权。

康熙皇帝了解了前线的纷争,为了协调大局,加快决战,他再次调整了人员配置。施朗负责所有运营事务,姚启生负责物流供应。

1682年11月3日,施朗率领约21000人和238艘军舰前往兴化,训练军队,为下一次渡海行动做准备。兴化的军事训练非常繁荣。可以说,它聚集了清代海军的精英。看来台湾很容易得到。

等一下。姚启胜被提升为物流主管。他愿意这样做,但很自然,他不会因此而感到宽慰。因此,姚启生转向台湾的郑和谈判,希望避免垄断施琅的成就。然而,巧合的是,台湾郑氏家族的刘国选没有接受清朝的要求,即剃头发、换衣服。因此,姚启生主持的两岸谈判终于破裂,一切回到了原点。解决郑的问题仍然取决于施朗。

从某种意义上说,施琅也是一个屡屡不确定的骑墙派。他曾两次向清朝投降,并写了一本书《边疆危机四伏》。他强调,不应允许郑靖等人顽固抵抗和占领台湾,五省的边境地区被排除在边界之外。结果,东南地区的税收减少了,人民越来越穷;我们必须迅速安抚台湾,减少地方军队,恢复地方经济,增加税收,以稳定民生,稳定边境。

施琅多次表示,台湾不应轻易放弃,应尽快收回,因为他熟悉东南沿海的地理和军事。当然,这并不排除施琅对郑氏家族的个人仇恨。在他向清朝投降后,他的父亲、弟弟和其他亲属被杀。可以说,从这一点上攻打台湾的施琅与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的郑成功非常相似。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的头十天,施琅动员了300多艘军舰和21000多名官兵齐聚铜山,迅速完成了战前的各项编队工作。13日,他向河流献祭,14日,他乘南风航行到澎湖。

澎湖防卫

施琅在这里训练他的部队和精练的武术,以报复他的傲慢。另一方面,郑氏名将刘国轩并不无所事事。会谈破裂后,他积极准备澎湖的防御设施,并准备攻击任何敢于进攻的清军。

澎湖当时的军事防御是什么 根据张毅在《郑经》中对郑克一的记载,刘国轩如何部署澎湖防御如下:

到娘妈宫、成娘妈宫,有护墙、壕沟、多炮、风柜尾、四角山、鸡笼岛、中信湾、湖景、铜盘岛。有一个电池,一个电池在东部,一个在西部,两个电池在内部和外部战壕。八米峪、水鹿坳等地有暗礁和沙线,不需要守卫。

可见,刘国璇在澎湖群岛建立了严密的岛屿联合防御体系。依靠炮兵群、护墙和战壕,他建立了一条立体的纵深防线。从澎湖前沿突破似乎不容易。此外,周边有许多暗礁和沙线,使战舰极易触礁和翻船。

刘国轩的攻防能力也得到了施朗的认可。后来,施朗在其战后成功报告中总结了以下内容:

今年4月和5月,志晨利用南风,决定进行镇压。对于台湾的土匪,他们选择了强壮勇敢的死者,并转移草租民兵,将外国船只改为战舰。傀儡文职和军事官员拥有的所有私人船只都被修复并调到澎湖。有200多艘炮艇、飞鸟艇、渔船、外国船只和双桅。有两万多小偷。傀儡城营地的官兵仍被家人拘留,台湾的红发被监禁。他们扎根于这两座城市,决心战斗到底。

刘国璇的亲戚们回到澎湖,在“娘公峪”的顶部和底部建造了两座炮城,一座在“风阁”的末端,一座位于“四角”,一座位于吉隆,四座位于东、西,四座在西,四个位于西,四处位于西,还有一座位于中央湾的顶部。只要一艘小船能在海岸上着陆,它就会建造一道短墙,并在周围放置一支20多里的腰围枪,并派窃贼守卫。到处都是,像铁桶一样结实。

防守就像一碗金汤。施琅如何突破是一个大问题。让我们看看双方之间的决战。

澎湖海战

康熙二十二年6月14日,施琅从铜山岛出发。姚启胜还派遣了3000人加入施琅的远征24000名清军、70艘大鸟船、103艘飞艇和65艘双帆船。15日,郑军的哨兵船发现清军已抵达花鱼和毛鱼,急忙向刘国璇报告。当晚,清军在八尾岛过夜。

然而,在刘国璇阵营方面,形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反应。

[新闻动态]

邱晖和黄良基建议,当清军没有安顿下来,夜晚退潮时,他们将派遣精锐部队攻击敌人的阵营并取得胜利。刘国璇不这样认为,认为施朗的名字是徒劳的。只要敌舰不能登陆,它就会被打败。也许是刘国璇轻视敌人的粗心大意阻止了他在将军澳、南大屿山和其他岛屿建立防御,这给了施琅一个利用的机会。

刘国璇认为,通过将部队集中在娘妈宫前的平静水域,并阻止施琅登陆,他可以确保胜利。时间越长,对施琅越不利。战场上的老将刘国轩的主要战略意图是从容等待,防止清海军登陆打消耗战。然而,这种作战思想的核心是澎湖周围的“风信息”是不可预测的,清海军很容易沉没。刘国璇对将领们说:风是多变的,敌人在短时间内来台湾就没有生命可说了,这样他就可以不战而终。

刘翔的副将军邱晖问如果没有台风会发生什么。刘国璇用一句谚语回答说:“6月30日,有36场暴风雨。怎么会没有风呢 ”作为台湾人,刘国璇可能经历过多次台风。他对台海台风的情况了如指掌。他认为6月份不会有台风。另一方面,郑军总司令刘国选将战役的重点放在自然力上,即台风的到来。

当刘国璇听说施琅已经把部队调到了八番,他更加满意了。他沾沾自喜地嘲笑施朗是一个根本不懂水文法的乡巴佬。如果你明天不在的时候不知道地点,谁能说你认识士兵 先生们,喝一杯,等待他们的失败!

从水文的角度来看,刘国璇的说法没有错,因为巴奥是“最动荡的地方。它下面有古老的石头,像铁一样坚硬,像刀刃一样锋利。偶尔,风会移动,船底会断裂。澎湖三天之内不会无风。”按照今天的航行条件,这是一个动荡的地区,这对船只来说是极其危险的。这不是一个安排军队的好地方。

然而,我不知道摧毁刘国轩和明政集团是否是天意。双方交战时,没有台风。“虽然有风,但没有雷声。”最后,刘国璇不得不遗憾地叹了口气:“我会死的!”多么糟糕的时刻!16日上午,石琅州一行抵达澎湖以南海域。刘国璇坐上一艘汽笛快速的小船,像一只飞艇一样驾驶着。他在娘妈宫前摆好阵。施琅命令先锋队军官兰利和其他七艘飞鸟艇首先攻击敌人阵阵,然后派出第二批船只。刘国璇指挥舰队安排战斗。双方相互开火并发生冲突。当时,南潮即将来临,清军前线的几艘船只被海潮逼入要塞,并被其他舰队包围。施琅急忙命令他的船直奔敌人的防线,以解除围困。因此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战斗,伤亡惨重。

从18日到21日,清军在湖景岛和铜盘岛取得了进展。22日上午7:00,施琅决定发动一次总攻,将舰队分成三次进攻,留下约80艘舰艇作为后备部队。

黎明前,台风开始刮起来。7:00至9:00,受台风影响,西北风吹向海面。郑军顺风进攻。有一段时间,它处于有利地位。清代将军朱天贵被炮击身亡。中午,台风受到赤道锋区的影响,海面开始向南吹。风向改变,对清军有利。

施琅命令全军反击,随风发射各种火器,并用几艘船围攻郑军的一艘船。郑军完全垮台,蒋盛死亡,邱晖自焚,造成郑军12000人伤亡。刘国璇见大势已去,便带领其余部队从北方撤退到台湾。澎湖群岛的郑军向施琅投降。清军打死329人,打伤1800多人,没有损失任何船只。

台风本该来还是不来结束了刘国轩的作战计划,但帮助了施朗。风向真的很难预测。

会谈破裂后,他积极准备澎湖的防御设施,并准备攻击任何敢于进攻的清军 热门话题

郑和战败的消息传到台湾后,人们开始感到不安。为了继续政权的生存,一些将军提议远征菲律宾,这得到了冯锡凡的同意。然而,远征菲律宾的部队只是去抢劫,没有取得任何重大成就。最后,他们被刘国璇拦住了。

石郎随后登陆台湾,接受了郑克爽的投降。台湾被正式收复。后来,清廷辩论是否将台湾纳入领土。许多部长认为台湾被孤立在海上,治理和防御的成本不小。他们主张放弃辩护。施琅说服清廷将台湾纳入领土,因为台湾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这是七省不可避免的障碍。

已故著名明清史学专家傅一玲曾指出:“郑成功复辟台湾和施琅复辟台虽然有特定的原因,但都隐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事业。""两人寻求台湾的处境不同,起点不同,。但对台湾战略地位的重要性认识一致,都坚决主张保卫台湾。从他们对台湾的理解来看,我们可以说施琅不是郑成功的叛徒,而是他的继任者。"

在施琅的故乡福建省晋江县施琅纪念馆里,有这样一副对联:“平台建了几千年,平台修复了几千年;郑家是一家,施家是一家人。”这是郑成功和施琅成就的客观完美写照。

台风不怕,海峡不怕,统一不可阻挡。

这是历史发展的大势所趋。

郑氏家族与明末清初明清

1612

郑志龙18岁时去了日本。

1623

郑志龙与川博大结婚。

1624

郑森出生了。荷兰人占领了台湾。

1660

清军大规模进攻金夏,被郑成功击退。郑成功稳定了局势。

1661

郑成功率军攻打台湾。4月登陆并包围了geranza市。清朝顺治皇帝因病去世,康熙皇帝8岁即位。清朝处决了郑志龙,并命令沿海地区搬迁。

1662

荷兰驻台湾行政长官桂衣总理投降,荷兰结束了在台湾长达38年的统治。三桂人吊死了永利和王子。郑成功将台湾改为东部首府。5月,郑成功因病去世,享年39岁。郑靖继任。

1663

清朝和荷兰联手攻打金夏。清军占领金霞,大肆掠夺。人民伤亡惨重。郑静退到铜山。

1664

郑靖撤军返回台湾。他暂时没有西征的打算。他任命政委陈永华让他的部队休息并保持健康。

1665

清朝知事玄琅枢要求攻打台湾,敬拜静海将军;船驶向大海,遭到飓风袭击,然后掉头返回。清领主邀请施琅返回北京,其余的将被送往各省。

1669

清朝领主下令传唤郑靖,双方的文件来来往往。郑靖无意反攻大陆,清领主也厌倦了军队,也无意收复台湾。

1673

平西王吴起义,占领滇、川、黔,揭开了旧金山起义的序幕。

1674

荆南国王耿敬仲在福建反抗清朝,与郑靖在东部结盟,郑靖率领军队进入福建。他们与耿敬仲作战,争夺福建领土。清政府停止了移边政策,允许福建人民返回他们的沿海家乡。

1675

郑静和耿敬仲和解了。以枫亭为界,无人入侵。郑靖在漳州被捕。

1676

刘国璇在徽州被俘虏。耿敬仲的权力正在皱眉,他正在下降到清朝。

1677

清军进入泉州,郑军被击败,郑靖撤退到金霞岛。

1678

吴三桂突然去世。清朝福建省和浙江省的总督曾派遣使节到厦门安抚郑靖,但郑靖拒绝了。清政府再次移动边界。

1679

姚启胜在漳州开了家,称之为“修来馆”,以鼓励郑军官兵向高级官员投降。

1680

1681

第一个月,郑静病逝,享年40岁。9月,清军进入云南,杀死了吴三桂的儿子。旧金山的叛乱完全平息了。

1683

施琅率军攻打台湾。在澎湖战役中,郑和的军队失败了。郑克一投降,结束了明政在台湾22年的统治。

1700

康熙皇帝下令将郑成功和郑靖的遗骸葬在他的家乡福建南安。

参考资料:

赵亚丹,“郑成功海军与荷兰海军在装备和作战方法上的差异分析——以台江战役为例”,《军事史研究》,2010年,第2期

施琅与吴英——兼论澎湖海战

蒋日生,《台湾外国记录》,第354-355页

《紫禁城的荣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冈田英宏等人合著

陈正。台湾沿海地区的历史。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01-03-01:第10页

,伪“文化部”,2013年7月24日,http://goo.gl/8IIALP

史守谦主编,《福尔摩沙:17世纪的台湾、荷兰和东亚》,第236-237页。


1g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江苏奥图环保新材料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